這不是開心農場,是血汗農場!》爆肝、燒700萬元,科技逃兵種出金鑽

作者:蕭富元


四處拜訪、找客戶的薛為仁計算,一顆普通鳳梨的種植成本約十五元,綠冠第一年成本高達九十幾元,第二年降到七十幾元。成本雖然降低,但是產量少,就算一顆能賣一百多元,而且完賣,也只能損益打平。

精神富足的鳳梨達人

因此,綠冠一開業就訂下多加工、少鮮果的策略,鮮果和加工的生產比例是2:8。網路上熱賣的鳳梨酵素、鳳梨碎片和鳳梨果乾等加工食品,就是他們研發的新產品線。

薛為仁不諱言,他們最大的挑戰是「良率」,每生產一百顆鳳梨,平均只有十二‧五顆可以「出貨」。創業時跟銀行貸款八百萬,如今已燒掉七百萬,還在賠錢中。

「看到財務報表虧損的時候,還是會憂鬱啦,」薛為仁苦笑,但他相信,只要投入,就有機會。

「下定決心,不會後悔,只要願意做,都可存活,這是這個年代的優勢,」薛為仁有感而發地說,台灣的三、四年級生是「加工世代」,五、六年級是「代工世代」,他們都在打拚事業的路上,喪失了內在圓滿。

換條路走,有時間心靈成長,和土地接觸,讓身體每個部份發揮到極致。這快樂,科技業的千萬年薪都買不到。

以前,他們在科學園區上班;現在,他們仍靠園區生活。不同的是,他們換了個身分,從園區工程師,變成園區供應新鮮鳳梨的知識農夫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