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不是開心農場,是血汗農場!》爆肝、燒700萬元,科技逃兵種出金鑽

作者:蕭富元


為了讓土地恢復自然,他們甚少除草,甚至撒草種讓雜草長得又密又高,幾乎蓋過鳳梨。「一定要做對,也要夠堅持,才能做到最好,」方大全說。

三個科技業逃兵放任農田的自然農法,曾被附近農民譏笑「丟人現眼」,指責他們很懶、不除草,鳳梨又長得不夠漂亮。巴錦楙已故的父親是鳳梨果農,「還好爸爸已經不在了,否則一定不認我這個兒子,」巴錦楙說。

對他們來說,農業知識和科技知識一樣,不斷翻新、升級,要定期向國際學習,才能跟上時代腳步。巴錦楙經常看國外期刊、網站吸收新知,找到耶魯大學一篇研究報告,針對全球八十種食物評分,鳳梨營養價值得到九十九分最高分。

科技業被人說是爆肝行業,不過,農事工作也絕對不輕鬆。巴錦楙每天早上六點多上山,做到晚上六點多才走,晚上還要看書、作筆記,一直到十二點。「這不是開心農場,是血汗農場,」巴錦楙露出閃著汗水的笑容。

巴錦楙攤開筆記本,上面寫滿綠冠的「成長目標」。從剛開始種一公頃,今年預計種五‧五公頃,明年七‧二公頃,大後年拓展到二十公頃。計劃產值,也從二百五十萬、一千二百萬,五年後成長到六千萬。

為了達成目標,他們採用「產能預售」的方法,類似科技業先接單、後生產的模式,先確定今年需要的量,再投入生產。他們也一直在研究,如何讓多年生的鳳梨老欉,每年產量不快速遞減。

「不過,目標不是拿來達成,是拿來靠近的,」以前專盯目標達成率的巴錦楙笑得有點心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