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不是開心農場,是血汗農場!》爆肝、燒700萬元,科技逃兵種出金鑽

作者:蕭富元


打造山頭有機村

方大全有十二年測試工程師資歷,那時他整天愁眉苦臉,和家人出去度假,常常被公務打斷。有一次,他和薛為仁蹺班,走出科學園區,看到陽光燦爛,「感覺像剛出獄,有重見天日的感覺。」

他讀李寶蓮寫的《女農討山誌》,覺得很羞愧,半點存款也沒有的35歲女生,放下一切到梨山開墾,「人家可以,我為什麼不可以?」

剛好上司巴錦楙想換跑道,三人集體「跳槽」,從工廠回歸農場,從主管、部屬關係,變成農場合夥人。巴錦楙負責價值,推廣有機村,方大全負責生產技術,薛為仁則負責行銷、開發市場。

大樹在日據時代,是著名的鳳梨種苗基地,也是台灣金鑽鳳梨的大本營。他們想調理這片遭受過度施肥、用藥的農地,推廣有機農業,必須租用大面積土地。

巴錦楙說,一公頃農地租金約五萬元台幣,但他們也租了幾塊一公頃四十萬元的「信義區」。主要用意,是讓這整片山,都成為有機作地,讓生活的村子變成有機村。

大概是在科技業待太久,膽量和眼界也變大了,一出手就要走國際路線。逢甲大學自動控制系畢業的巴錦楙,從開始上班,每年讀五、六十本書充實自己,精益求精的精神,也延伸到務農生涯。

他體認到,種田和管理工廠一樣,想要經營到國際級的程度,得累積幾乎一樣的知識和專業。

他們一方面做日本活菌實驗,一方面採用日本有機農業大師岡田茂吉發展出來的MOA自然農法,並且申請歐盟有機認證。

方大全說,自然農法像養小孩,鬆中有緊,緊中有鬆,既要放任,也要適度管教,不能太溺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