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不是開心農場,是血汗農場!》爆肝、燒700萬元,科技逃兵種出金鑽

作者:蕭富元


三個科技業逃兵下田種鳳梨,燒掉貸款700萬,每天工作十二小時。爆肝?他們覺得年薪千萬也比不上心靈快樂。

如果農村是一張臉,在一般人想像中,他或許是張飽經風霜、爬滿皺紋的老人面。有人正在改變這張臉,讓他看起來更年輕、更現代。

編按:年薪千萬也比不上心靈快樂!一起來尋找生活中的美麗...

週末午後,接連三、四個月不雨,突如其來一場大雷雨,高雄市大樹區龍目里的鳳梨田裡,金燦燦的金鑽鳳梨,頂著一根根刺刺的綠色天線,開心接收老天灑下的潤澤電波。

四十八歲的綠冠有機鳳梨農場主人巴錦楙,走在山裡,指著一片又一片的鳳梨田,比說:「這是一場,那裡是二場。」他打算在這一甲大的山坡地上蓋8個場。

三年多前,巴錦楙還是封測大廠日月光凸塊製程廠的資深廠長,他和公司另外兩個資深工程師薛為仁、方大全,脫下科技新貴外衣,回大樹老家種鳳梨。3年過去,他種的鳳梨都出貨了,辭呈還沒批下來。

別人稱他們是科技農夫,巴錦楙卻堅持,他們是「知識農夫」,從事有機農業的專業工作。巴錦楙說,有機鳳梨和慣行農法不同,設備、知識、「廠房」都不一樣,一切得重新開始。

四十三歲的薛為仁,熟練地在十秒內削好一棵小巧的「五目仔」,鳳梨微酸的香味瞬時飄滿山上的鐵皮工寮。

薛為仁當了十幾年工程師,做得愈久,人生的困惑愈大。他反省在科技業的生活,下班回家不是睡覺就是接電話,工作太累太悶,第二天就出門購物發洩。憂鬱了兩三年,決定離開科技業。

他先報名屏科大的有機農場經營管理課程,學成後到高雄橋頭種菜。蔬菜收成,他開車到處賣菜,發現油錢比菜錢還貴。

種菜半年,又乖乖回園區上班。工程師生活過不了多久,他徹底覺悟,過去的憂鬱並沒有改變,「出去是對的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