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iv張偉強 要做就做第一名

作者:盧昭燕


二○○七年,張偉強創辦lativ,效法Uniqlo從紡織業上游一條鞭管理。對這位紡織門外漢來說,困難重重。

一開始,lativ規模小,國際代工大廠沒人理張偉強。他只好找沒有外移的小廠,走遍北部二十幾家僅剩的成衣廠。

網路無法試穿,消費者收到商品剎那是滿意度的關鍵。張偉強研究發現,美國品牌Gap的衣服因為成衣製成後,多了水洗步驟,質料摸起來柔軟,讓顧客覺得品質有保障。張偉強打聽到台南老字號的成大洗染,就是當初與Gap開發成衣染色水洗技術的公司。

張偉強在網路上搜尋到成大洗染電話,立即聯絡拜訪。「他隔天就馬上到台南找我,我當下就覺得這個年輕人很有心,」現在在台南專門服務宏遠、福懋等大廠的成大洗染業務經理黃文彬說。四年前碰面,張偉強一坐下來,就開始分析台灣休閒服飾市場規模、前三大品牌業績,以及lativ經營策略。

「我在業界二十七年,年輕一代上來,做法跟我們代工這一代完全不一樣,我覺得很欣慰,證明紡織不是夕陽產業,」接過Banana Republic、Armani等大品牌訂單的黃文彬說。

強調高品質的張偉強常常聽到代工廠說,「要求太高,不可能做到」。張偉強很氣,告訴自己,「如果贏,就是要做出跟Uniqlo一樣的東西,然後價錢只有一半。」

將近一年的時間,張偉強自己買布、鈕扣,再發包給工廠製作,學會成本分析,到後來,工廠還沒報價,張偉強腦袋已經算好價錢,「代工廠再跟我說想賺多少。」

今年暑假,lativ台北土城的辦公室與倉儲物流中心將移到故鄉八德,張偉強花了近四億買地,花三億蓋辦公大樓與物流中心。

大手筆投資,是要建立競爭門檻。

lativ成功後,市場出現許多模仿品。張偉強從自建物流中心、降低物流成本著手,同時還積極尋找海外大型代工廠,築起另一道門檻。

將來,lativ會到海外發展嗎?

「不會,」務實的張偉強說,「台灣休閒市場兩百億,我們目標能吃下市場的三成。我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好比較重要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