行善為隱形國力?台灣每年捐款逾400億

作者:黃哲斌


當台一線穿越苗栗通霄,十幾公里外,有一條布滿石礫的碎石路,常能見到數十名信徒踱步其上,沿途三跪九叩。起身,合掌跨步,跪倒,伏身敬拜,再起身,慢慢走進一座不起眼的寺廟山門。

一名身穿灰袍的年輕男子趨前,迎接這群朝山客,引導他們走向正殿廣場,眾聲悠悠唱起經文。

苗栗銅鑼九華山的大興善寺,每天總有成千上萬信眾湧進,祈求一杯佛茶,一碗平安麵。背後支撐這座山寺的,不是名師、也沒上人,而是上千不知名的志工。他們從各地運來成箱的麵條、成簍的高麗菜、成桶的沙拉油。每天一早,切菜、煮麵、為信徒盛麵、收碗、洗碗,數百人有條不紊,自成一種沉默的運作體系。

物理碩士 駐山十五年

至於門口接待朝山客的灰袍男子,是大興善寺的常駐居士白玉峰,四十三歲的物理碩士,昔日的半導體工程師,他已經來了十五年。

白玉峰家住台北,在花蓮服役時發生車禍,雖然搶回一命,但精神飄渺恍惚,「當時整個人的思緒斷掉,不太想得起自己是誰。」在家人勸說下,每週到九華山上大興善寺參拜。

「一開始,有人端來佛茶我就喝,有人盛麵我就吃。後來,自己的意識漸漸清楚,我才開始思考,這麼多人為我服務,我是不是也能回饋別人。」於是,白玉峰一面上班,在一家電子公司擔任半導體工程師,休假時就上山當志工,從園藝工作起步,推獨輪車、搬磚塊、鏟沙石。

後來,白玉峰的母親得了青光眼,他跑得更勤了,常帶著母親回寺裡祈願。有段時間,因為公司業務繁重,他曾一個多月沒有休假,每天加班到深夜,回家後身心疲累,靠著唸佛叩拜才能入睡。直到有天,白玉峰眼見另位同事過勞病倒,他才下定決心辭職。

歷經家庭、信仰與生涯的多重抉擇,白玉峰繞了一大圈,開始住進大興善寺當志工。他學習誦經梵唱,負責接待朝山團,帶著大家在大殿敬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