堅韌毅力》「毛豆先生」周國隆:搶回中國奪走的市場

作者:汪文豪


省道台一線離開高雄,跨著高屏大橋向東南馳騁,她與奔流西南入海的高屏溪,如母親的雙手環抱屏東平原。

大河之水,豐饒了農田;交通動脈,順暢了物流。這雙手以屏東平原為舞台,四十年來為台灣農產品外銷,奏出甘蔗王國、香蕉王國與鳳梨王國的曲目。

可惜隨著全球化,台灣農產品不敵大陸與東南亞廉價競爭,外銷市場盡失。加入WTO開放進口農產品,更像捱了一記重拳,讓農業王國光環褪色。

然而近年在平原上出現星羅棋布的毛豆田,成為台灣農業翻身的利器。

打著「台灣產」名號的毛豆,不但在國際上力克中、泰等國的產品,台灣毛豆風味多元,有豆香味、芋香味,甜度媲美芒果與鳳梨,更擄獲日本人的味蕾,勇奪日本進口市佔率第一,佔有四○%。每年創造十七億台幣的外銷金額,培育出十多位百萬年薪的新富農民。

十年前,羸弱的台灣毛豆產業原本被預言「只剩五年光景」,十年後的今天,卻脫胎換骨成為最有競爭力的台灣農業項目。箇中轉變,竟是靠有「毛豆先生」稱號的高雄區農業改良場副研究員周國隆,從勤練劍道中體悟出反敗為勝的策略。

有「濃縮蔬菜」之稱的毛豆,富含植物性蛋白質、不飽和脂肪酸與膳食纖維等營養成分,深受日本人喜愛。四十年前,業者看準商機,自日本引種交由台灣農民生產,再回銷東瀛。後來農業研究單位不斷育種創新,台灣毛豆三十年來經常蟬聯農產品外銷冠軍,為台灣賺進大量的外匯。

一九九○年,台灣毛豆創下出口四萬多公噸、佔日本進口市場六成的高峰,開始走下坡。當時台灣經濟火熱,股市首度衝破萬點,工資也跟著水漲船高。中國則因六四事件遭受西方經濟制裁,為了招商,地方官員不但端著洗腳水,還圈出大筆大筆的農地供外人使用。

許多台商見大陸的人工與土地成本相對低廉,把台灣的毛豆品種與生產加工技術,整套搬到大陸。